12月10日,死者家屬在海南省醫學院附屬醫院拉起橫幅。(南海網記者劉麥攝)
  死者的遺體仍停放在海南省醫學院附屬醫院急診科的搶救室。(南海網記者劉麥攝)
  南海網海口12月10日消息(南海網記者劉麥)12月10日,海南省醫學院附屬醫院(下簡稱海醫附屬醫院)大門外拉起了一張印有一張年輕女青年照片的黑色條幅,上面寫著“還我生命”。多名家屬和圍觀群眾聚集到醫院門口。一位自稱是死者表姐的孫女士告訴記者,死者名叫謝秋岸,今年23歲,老家臨高。12月9日下午,死者在海醫附屬醫院輸液治療,輸到第三瓶針藥的時候就突然抽搐停止了呼吸。
  10日上午11時,記者來到海醫附屬醫院,死者謝秋岸的屍體仍躺在醫院急救科的搶救室內。謝秋岸的姐姐就坐在搶救室門外的病床上。姐姐說,“他們都不知道我妹妹是什麼病,就開針。B超、X光檢查都沒有做,血檢結果也沒有出來,也沒有做皮試。我親眼看著妹妹輸液輸到第3瓶的時候,就突然抽搐,就沒氣了。”
  謝秋岸的姐姐說,12月8號,謝秋岸就開始覺得胸口和腹部疼痛,就到海醫附屬醫院檢查。醫生說,今天檢查不出來,需要做B超等檢查,明天再來。秋岸忍著疼痛便回到暫住海口市的濱濂村。9日上午,謝秋岸在一位好姐妹的陪同下,再次來到海醫附屬醫院看診。一名李姓女醫生開了單,因謝秋岸有低燒,所以開了消炎退燒的針藥,並要求做了抽血化驗。醫生說,血檢結果要等到下午三點才出。
  到了中午12點多,謝秋岸開始輸液,輸到第二瓶針藥時,吊著針去做了B超和X光,回來接著輸第三瓶針藥。姐姐說,“她回來打第三針沒多久,就開始抽搐,翻白眼,就沒氣了。我當時很緊張,急著叫醫生,說我妹快不行了。有兩個醫生看到了,一個愣住了,一個還輕鬆站起身。他們要是快一點的話,我妹就不會這樣。”
  瞭解事件的相關醫生表示,家屬說的三針,其實只輸入了兩種針藥。第一針是頭孢,第二針並不是藥,而是“生理鹽水沖管”,第三針是“喜炎平”。當時,醫生問詢過死者,檢查過病歷,並無藥物過敏史。
  海南省公安廳、省衛生廳已介入調查此事。海南省衛生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死者去世,家屬受到打擊很大。但家屬將死者遺體一直放在搶救室影響了醫院正常醫療工作的開展。現在,家屬提出要求賠償100萬,但事情必須通過兩個途徑解決:一是通過海南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第三方責任認定事故責任後賠償,二是通過走法律訴訟程序。目前,醫院已經聯繫殯儀館來處理死者遺體。  (原標題:臨高女孩在海醫附屬醫院輸液身亡 家屬索賠百萬元)
創作者介紹

dp16dptd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