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廣東順德氣體爆燃事件傷者回憶:當時嚇到腿軟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佛山12月31日電 題:廣東順德氣體爆燃事件傷者憶事發:天拿水遇到了火星
  中新社記者 程景偉
  12月31日,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是即將跨過2014年、懷著熱切心情擁抱2015年的一天,但對於廣東順德富華機械廠的眾多工人及其家人而言,卻是人生中最悲傷的時刻:當天發生在這家工廠的一場氣體爆燃事故無情地奪走了17條人命,還讓33人慘遭皮膚燒傷、耳膜穿孔甚至斷肢等傷痛。
  順德是廣東乃至中國的製造業重鎮,這裡的機械裝備、鋼鐵等產業十分發達,大型機械製造企業不在少數。位於順德勒流街道港口路的廣東富華工程機械製造有限公司,更是亞洲最大的半掛車專用零部件生產商及經營者,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半掛車車軸和其他配套零部件製造生產基地。
  2014年的最後一天,這家搬遷新廠址不久的公司盤點停產,組織數十名工人在3號“掛車橋”車間用天拿水(是一種易燃易爆的化學危險品,揮發性僅次於汽油)對機器進行清洗。類似作業在這家中外合資工廠並非罕見之事,只是這次同時進行了電焊作業。
  “看著焊接產生的火星不斷掉落到地上,車間還擺放四、五桶每桶170多千克的天拿水,我心想這是很危險的作業啊,天拿水遇到火是很容易起火的,想不到十多分鐘之後,就真的發生了連環大爆炸。”在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廣西漢子韋顯師向中新社記者講述起了當時爆燃時的情景。
  韋顯師說,“當時碎玻璃滿天飛,屋頂鐵皮被掀開,衝擊波連手推車都炸飛了出去。”韋顯師在此次事故中右耳膜被爆炸衝擊波震穿,手腳均有外傷。
  “爆炸發生之後,我急忙往外跑了二三十米遠,要不然我也沒命了。”韋顯師說,“家裡有老人、小孩,還有老婆,我算死裡逃生了,只是車間的好多工友電話已經打不通,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活著。”
  與韋顯師在同一病房留醫的年僅19歲的廣東籍工人徐偉健,醫院鑒定其“爆炸衝擊傷、左側鼓膜穿孔、右大腿金屬異物”,他是此次事故中的較輕傷者。對於這位90後的小伙而言,爆炸中產生心理恐懼的負面效應,顯然遠遠大於身體上的受損。面對來訪者的問候,除了回答“我受的是皮外傷,算萬幸了”,他更多的是沉默,並不希望外界給予太多的關註。
  而35歲的河南籍工人張京文卻沒有徐偉健這麼“幸運”。他十分悲傷地告訴記者,他從老家帶來的四個親人,在此次事故中,一個親人不幸身亡,兩個重度燒傷正在醫院搶救,唯一完好的是他的妻子,還是他從爆炸現場中救出去的。
  這位外型硬朗的漢子說到動情之處,幾度哽咽,在外人面前,最終還是忍不住流下了男兒淚。他說,此刻他最想走出醫院,回到妻子的身邊。
  記者採訪獲悉,在順德當地醫院救治的相當大部分傷員當天被轉移至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救治,仍然留在順德區第一人民醫院搶救的9名事故傷者,截至記者發稿時,有3人仍然生命垂危,另外6人為重症型,均有不同程度燒傷和骨折、身體燒傷面積達30—60%,以三級燒傷為主(最重),並有骨折、氣道燒灼傷、頭顱外傷等。
  順德區第一醫院相關負責人透露,在該院,傷得最重的一名傷者因爆炸導致右下肢斷離,送到醫院時心跳、呼吸停止,幸好經搶救後恢復心跳、呼吸。
  記者當天在事發現場看到,發生爆燃的車間鋼質結構屋頂被炸出一個大窟窿,兩側金屬圍牆被炸穿,爆炸產生的強大衝擊波將百米開外的玻璃窗震爛,碎玻璃灑落滿地,現場一片狼藉。警戒線外的多處地面血跡斑斑,還留有鞋子、襪子等物品。
  對於此次爆燃事故,廣東省安全監管局局長黃晗坦言,事發現場可以“慘烈”來形容。佛山市常務副市長、順德區委書記區邦敏稱,廣東省已成立事故原因調查組,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佈。(完)  (原標題:廣東順德氣體爆燃事件傷者憶事發:天拿水遇到了火星)
創作者介紹

dp16dptd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